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故宫博物院数字文物库中,有“清·胡贞开绘石册”,共八开,设色描绘了各种奇石卓尔不群的姿态,并且各有题跋,大体都是画家本人的游历感悟,道人所未道,有的内容颇具史料价值。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故宫博物院藏)

胡贞开,字循蜚,号瑟庵,别号耳空居士,仁和(今杭州)人。明崇祯十二年(1639)举人,清初官至湖南司理。罢归后隐居西湖,筑米山堂园,取名米山堂是因为他非常推崇米芾,整个园墅的设计布局皆出自其手,是湖墅著名园林建筑之一,名闻一时,堪称造园高手。胡贞开善画山水,尤长画石,虽然画史上地位不显——可能与他传世画作不多有关,但其画石在当时也有一定声名。如著名书画鉴赏家宋荦,就颇为欣赏他的画石,写有《题胡循蜚画石》:“素壁阴森翠几重,卷然削出玉芙蓉。知君不尽西湖兴,特写飞来第一峰。”从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胡贞开绘石册”来看,胡贞开画石确实也是不俗。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丹砂

从“清·胡贞开绘石册”画石和题跋来看,画家应该到过湖南、湖北、山东等地,并且确有石癖,十分留意甚至搜集各地所产奇石,这些画作多为写实风格。如有一幅丹砂(辰砂)画,题跋云:“辰沅之间产丹砂,往往附石而丽,仿佛似画家之点苔莓者。余未亲炙,闻猺民所述为之图。”辰砂又称“朱砂”,是一种棕红色的矿晶,主要化学成分是硫化汞,晶体呈板状或菱面体状,集合体成粒状或块状,在我国的湖南、贵州、四川等地都有出产。尤其是湖南西部的辰溪,是当时辰砂主要的集散地,“辰砂”一名也由此而来。所谓“辰沅之间”,指的是辰水和沅水,两者在辰溪县城交汇。胡贞开笔下的辰砂图,也是古代绘画中少见的题材。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洞庭湖彩石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洞庭湖彩石长跋

一幅类似雨花石的画石,五彩斑斓,美不胜收,画家长跋称,“五色石子雨华(指南京雨花台)、严陵(指桐庐严子陵钓台)皆有之,岷江、齐安(指湖北黄州齐安江)益丽矣,然未若洞庭(指湖南岳阳洞庭湖)之奇瑰绝世也。”他曾经在洞庭湖东岸九马嘴、鹿角砦一带采集了一些彩石,“其中式者班爵五等,分秩计品,以订石交。凡大小十二盆,置几案间,激清泉摩弄有日矣。”并提到苏东坡当年在黄州虽有《怪石供》一文,但可惜大多不是其亲自采集的,不像他是亲自采集的,言外之意不无得意。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没骨画卧石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没骨画卧石题跋

一幅没骨画卧石,高低两峰错落,题跋云:“张僧繇没骨画有皴无轮廓,积墨分凹凸面背,而丘壑出矣。昨过赵魏之墟,得东坡雪浪石于学宫坏垣之下,深黝浅碧,雨脚佛头,种种俱备……”赵魏当指元代书画家赵孟頫,为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获赠魏国公,故有赵魏公之称。赵孟頫也是好石之士,咏石写石颇多事迹。胡贞开可能是在赵孟頫的故乡湖州得到这方奇石。至于称“东坡雪浪石”,不知道有何说法,因为雪浪石是一方图纹卵石,而且远在河北定州,画家笔下的却是一方造型奇石。所谓“雨脚佛头”,古典赏石有云头雨脚之说,大体上是指立峰须上大下小,这里的“佛头”一说,也是闻所未闻。也许佛首本身都是以大示人,这里也有大的意味。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昆石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清·胡贞开绘石册”所绘昆石题跋

一幅描摹了一方漏透嶙峋的昆石,这在古代传世画作中并不多见,上面题跋云:“鹿城文石内外莹然,鸡骨片为最,核桃花者次等。吴门好事,几案间多置之,近则左(佐)宣州而弃此矣。积薪之叹,石交固如是乎?耳空居士画并题。(胡贞开印)”所谓鹿城,即指昆山,因春秋时期吴王寿梦曾在这里豢鹿狩猎,故称。所谓文石,文通纹,当指带有纹理特点的昆石,昆石按照其纹理皱襞特征,向来有鸡骨、核桃等之谓,画家以为鸡骨为佳,也是定论。这幅画中的昆石,应该属于鸡骨峰一类。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昆石鸡骨峰“昆仑风骨”(陈志高藏)

胡贞开主要活跃于康熙年间,他注意到当时苏州好事者多以拥有昆石为傲,但宣石开发出来以后,似乎有后来居上之势,开始抢昆石的风头了。画家由此联想到,人们对于石头的喜好会喜新厌旧,朋友之交则千万不可这样。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马牙宣“冰肌玉骨”(张金龙藏)

宣石与昆石一样,以白色多见,以白如雪、质如玉为贵。不过当时应该面世不久,并不多见,晚明文人鉴赏家文震亨《长物志》就没有提及。比《长物志》成书晚十年的园艺家计成《园冶》,则首次描述有宣石形貌特征:“宣石产于宁国县所属,其色洁白,多于赤土积渍,须用刷洗,才见其质。或梅雨天瓦沟下水,冲尽土色。惟斯石应旧,逾旧逾白,俨如雪山也。一种名‘马牙宣’,可置几案。”比《园冶》成书时间晚两年的胡正言辑选《十竹斋石谱》中,也有宣石的图绘和咏题。到了清初,宣石似乎开始发力了,以至于昆石显得落寞了。这是“清·胡贞开绘石册”中这幅画中的题跋,留给我们的信息。类似记载在史籍上极为少见。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十竹斋石谱》中的宣石

从质地上讲,宣石属于显晶质的石英岩,比起白云岩、水晶晶簇体的昆石来,显得更为厚重,以其玉质感而知名,而且越是古旧,其玉质感越是强烈。但是,宣石因为开发较晚,数量较少,传世不多,识者更少。尤其是晚清以来,由于战乱等原因开发停滞,宣石一度绝迹,记载阙如,许多人只闻其名,不识其石。

如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2月版《红楼梦》,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中介绍林黛玉闺阁:“暖阁之中有一玉石条盆,里面攒三聚五栽着一盆单瓣水仙,点着宣石”,编者在作注时解释宣石为:“一种用以点缀盆景的质地疏松多孔隙易吸水的石头。”这也说明,当时大多数人对于宣石确实知之甚少。

直到前几年,名石重光,宣石产地又出现了一轮新的开发热潮,不断有精品问世,玩赏者日众。时值岁末年初,“中国宣石精品(上海)展”,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11日将在沪太奇石文化城上海石协“石友之家”举行。这也是新年石界第一展,值得期待。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上海石协“石友之家”场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请发邮件:liurui@vstonefin.com

电话:010-87376120

Tel:1861276369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6: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