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汇石融通》您关注的是最受欢迎的赏石公众平台
高端观赏石 | 交易 | 金融 | 展览 | 鉴赏 | 中国石谱云

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关于苏州古典园林的赏析解读,早已汗牛充栋,举不胜举。不过,有关苏州园林故实梳理辨别的论著似乎还不多见,以至于不少园林的兴废变迁,如今还是雾里看花。好在有几位笔者熟悉的苏州文友,近些年来钻故纸堆,坐冷板凳,潜心发掘有关史实,揭示已经消逝了的园林的风景和人物,善莫大焉。先是有魏嘉瓒《苏州古典园林史》煌煌大作(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11月版),再是有蒋晖的《园林卷子》(古吴轩出版社2016年3月版),最新的则是王稼句的《读园小集》(古吴轩出版社2020年1月版)。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苏州留园一景

《读园小集》是以苏州园林为主题的一部散文集,着重于历史考证,许多是园林史中的未见之点,有的则是纠正了以往的一些误读。这些精到工夫,非“老苏州”不能细辨。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王稼句《读园小集》书影

园无石不秀。说起园林置石的发端和名石,苏州园林最是绕不过去的。如史载首例苏州私人园林的,就是东晋名士顾辟疆(疆,一作彊)的辟疆园,以修竹怪石闻名,这是历史上最早最有名的一座私家园林,也成为后世名园的借称和象征,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简傲》中就记载了王献之游辟疆园的情景,唐代“茶圣”陆羽有“辟疆旧林间,怪石纷相向”(《玩月》)之诗句。不过,辟疆园究竟原址何处,也是众说纷纭。《遥记辟疆园》一文对此作了详细解析,结论是“仍在虚无缥缈之中”。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清代同治年间《苏州府志》有关顾辟疆园的记载

不过,作者考证辟疆园并非是苏州最早的私家园林,西晋富豪石崇在苏州石湖(太湖支流)所建园墅,比起顾辟疆的辟疆园至少要早五十年。石湖之名,也是因石崇而得。但石湖名声大噪,应该还是在南宋,当时苏州籍文学家范成大致仕退居于此,修筑“石湖别墅”,宋孝宗亲书“石湖”二字以赐,范成大因自号石湖居士,著有《石湖大全集》、《石湖诗集》、《石湖词》等。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苏州石湖景色

范成大素有“田园诗人”的美誉,也有石癖,写有太湖石《烟江叠嶂》、灵璧石《小峨眉》、英石《天柱峰》等咏石诗。范成大另著有《太湖石志》,为介绍苏州太湖石产出状况的专述,此文系最早辑录于明末陶珽增补刊刻的《说郛》(宛委山堂本),有人考辨为伪托之作。不过,范成大编有《吴郡志》,其中有太湖石产出的详细介绍(卷二十九·土物)。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北齐杨子华《北齐校书图》范成大题跋

清初诗人沈朝初,在《忆江南·春游名胜》词中写道:“苏州好,城里半园亭。几片太湖堆崒嵂,一篙新涨接沙汀,山水自清灵。”苏州古典园林之中,太湖石立峰与假山是尤为突出的亮点和特色。

著名如瑞云峰,明代曾置于东园(今址留园),清代乾隆年间移置苏州织造府西花园(今为苏州十中),曾被明代文学家袁宏道誉为“妍巧甲于江南”、民国年间建筑学家童寯称为“江南三大名石”之首、2013年3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瑞云峰”是“江南三大名石”之“透”的代表

有关瑞云峰的传奇经历,也是颇多记载。《瑞云峰故事》一文中写道:“瑞云峰虽为不祥之物,但它失而复得、峰盘相合的离奇故事,流播久远,也附会到其他园林的峰石上,以增添传奇,如晚明松江顾正心熙园中一石,就是如此。”并引用了清初张宝臣《熙园记》、叶梦珠《阅世编》的有关记载。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瑞云峰”之石峰和底盘十分相合

明代松江熙园这方“高十丈许,四面玲珑”的巨石,又称“万斛峰”,相传为宋代花石纲遗物,顾正心以五千石大米购买此峰,二斛合一石,五千石即为一万斛,故称,当时也是一笔巨款。

顾正心万历年间任光禄丞,熙园地广百亩,有四美亭、听莺桥、芝运堂、五溪洞、小秦淮等景点,名人咏题甚多。顾正心的弟弟顾正谊,当时官中书舍人,以诗画闻名,晚年在松江筑有濯锦园(又称北园),规模比起熙园要小一半,有敞闲堂、天琅阁等胜景,其中有五方形似老人的太湖石立峰“五老峰”,也是一大景点。

顾氏兄弟这两座园林,曾经被誉为松江园林之冠。明代李绍文《云间杂志》(卷下)称:“我松郡城园囿之胜,以顾氏东园、北园为冠。”但是很可惜,时过境迁,园林早已不存,只是两座园林的峰石迄今犹存,可谓园林虽毁石不朽。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上海松江方塔园明代太湖石“五老峰”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上海松江方塔园“五老峰”之一

濯锦园的“五老峰”,1977年迁入松江方塔园。熙园的“万斛峰”,乾隆年间被浙江巨商所购,置于杭州西湖文澜阁前水池中央,改称为“仙人峰”。文澜阁建成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系为珍藏《四库全书》而建的七大藏书阁之一,“仙人峰”的“宛在水中央”布局,很可能就是仿照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被移置于苏州织造府西花园内的“瑞云峰”格局。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仙人峰”之正面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从“仙人峰”之背面眺望文澜阁
不过,按照记载“万斛峰”高十丈,也就是说至少有二十多米高,远高于瑞云峰(净高5.12米),如今,“仙人峰”实测不到十米,究竟是因为已有损坏——没有相关记载,还是前人用词夸张,就不得而知了。
类似尺寸记载与石峰实测不相符合的,在古代园林置石中时有所见,感觉古人对于石峰之高度可能不会特别去计较(测量),偶尔出现夸张之说辞也不足为奇。
比如,关于瑞云峰之高度,明末张岱《陶庵梦忆·花石纲遗石》记载为“高丈五”,袁宏道《园亭纪略》则称“高三丈余”,清初朱象贤《闻见偶录》则称“高二丈余”,三者说法言人人殊,按照现存实物,还是张岱之说比较靠谱。
其实,有关古石播迁之不少故事,也多是穿凿附会夸张之词,经不起推敲。还是以瑞云峰为例,清初苏州隐士徐树丕《识小录》(卷三)载,明代瑞云峰在从苏州洞庭西山舟运至浙江湖州南浔后,新主人董份(官至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令人以葱叶捣烂于地,使路面打滑以省人力,“凡用葱万余斤,南浔数日内葱为绝种。”这种做法是否有效暂且不论,将市场上的葱全数买断,几乎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何况是为了搬运奇石,这有点类似当初“花石纲”的做派,恐怕会激起民怨吧。
古代园林置石之中,类似上述夸张而又不着边际的说辞还有不少。如上海豫园太湖石名峰“玉玲珑”,传为花石纲漏网之物,明代正德年间归太仆寺卿储昱,安置于浦东三林塘南园。万历年间,储昱之女嫁与上海潘允亮(豫园主人四川右布政使潘允端之弟),此石被新主人舟运渡江迎至城内豫园。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玉玲珑”是“江南三大名石”之“漏”的代表
据野史记载,玉玲珑运石之舟在黄浦江上重演了当年瑞云峰失而复得、峰盘相合的离奇故事。运石之舟在浦西董家渡靠岸后,潘允亮因为嫌道路迂回难行,竟令人拆去了一段城墙,以便就近运石进城,后此处城墙豁口改建成小南门。这也是完全不合逻辑的,隅园主人在《上海豫园》(“山石韩”微信公众号1月18日)一文中辨之甚详。
其实,上海城墙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为的是抵御来自东海倭寇(海盗)的侵袭,按照万历十六年(1588年)刊印的《上海县志》(卷五·城池)记载,当时城墙周长九华里,高二丈四尺,辟有6个城门,即东(朝宗门)南(跨龙门)西(仪凤门)北(晏海门)和小东门(宝带门)、小南门,小南门当时称朝阳门。可见,小南门之创建,与玉玲珑毫无关系。
历史上,很多园林名石都有传奇故事,但大多是后人追溯记忆的,很少见到有当事者的记录,其出处和播迁史缺乏连续的证据链,难免有牵强附会、以讹传讹之词。尤其是好事者往往将不少名石附会为花石纲的遗石,实际上也是攀龙附凤、过度消费。
如苏州留园镇园之宝之“冠云峰”,其身世就颇为扑朔迷离,传说为花石纲遗物,但至少明代以前历史已不可考,《冠云峰故事》一文就此作了梳理。冠云峰迄今也是江南古典园林中最高大者,高6.5米,史籍上记载,其高度有“高逾三丈”、“特立三四丈”等说,合算下来至少应该有十米高,两者并不相合。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冠云峰”之左侧面
不过,据记载,冠云峰原名观音峰,其上部原有顶石,呈围合状,像是妇人的风帽,帽后沿披至颈后肩际,人称其为观音兜,清代道光年间被大风吹落,所以如今看来并不十分形象。冠云与观音两字音韵相合,后来便改称为冠云峰了。
·END·

本文作者,《汇石融通》特约作者——俞莹
【谈古说今专栏——俞莹】
【谈古说今】元代赏石有遗篇
【谈古说今】诗论有品石有韵
【谈古说今】山阴道上岩壑奇
【谈古说今】英石雅集拜坡翁
【谈古说今】留园名石十二峰
【谈古说今】和田籽料价几何
【谈古说今】瀚海玛瑙清宫藏
【谈古说今】田黄一克价十万
【谈古说今】清人绘石有意味
【谈古说今】从《怪石供》到《怪石赞》
【谈古说今】拍坛又见祁连石
【谈古说今】明代“石画”价不菲
【谈古说今】石谱殿军《石画记》
【谈古说今】老莲画中多奇石
【谈古说今】广州走马访古石
【谈古说今】当代文人赏石刍议
【谈古说今】狮子林中观奇石
【谈古说今】嘉兴古石称“舞蛟”
【谈古说今】明代瓷片识奇石
【谈古说今】杭州有座梅石园
【谈古说今】《文窗清供》辨奇石
【谈古说今】袖中东海石有境
【谈古说今】乾隆赏石今安在
【谈古说今】故宫文物看山子
【谈古说今】海派名家多爱石
【谈古说今】昆山名石号“玄云”
【谈古说今】环秀山庄观假山
【谈古说今】玉峰山上访昆石
【谈古说今】雍正文物观大展
【谈古说今】可园风光居廉石
【谈古说今】 广州西湖九曜石
【谈古说今】上博观展明青花
【谈古说今】狮子林与当代艺术
【谈古说今】青州偶园访古石
【谈古说今】“鲁王之宝”辨奇石
【谈古说今】“人间异珍”看拍卖
【谈古说今】故宫藏石知多少
【谈古说今】自古美石价不菲
谈古说今】灵璧古石有故事
【谈古说今】笔山自有深情在
【谈古说今】故宫藏石窥一斑
【谈古说今】菱溪一石足千秋
【谈古说今】宣德瓷罐赏奇石
【谈古说今】扑朔迷离“小玲珑”
【谈古说今】凤凰山访排衙石
【谈古说今】明代邢侗画石奇
【谈古说今】“祥龙石”尚存天壤?
【谈古说今】苏博特展赏名画
【谈古说今】醉白池中风月古
【谈古说今】岁朝清供迎新年
【谈古说今】“玩物公社”看石展
【谈古说今】上博观展董其昌
【谈古说今】明代供石画中看
【谈古说今】东坡画石足千秋
【谈古说今】“城市山林”有余响
【谈古说今】十全石美话“石都”
【谈古说今】意与古会“文人石”
【谈古说今】明清版画观奇石
【谈古说今】重阳雅集话赏石
【谈古说今】米万钟弄石余事
【谈古说今】惠山寺中可“听松”
【谈古说今】铜陵观石记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投稿转载、商务合作、咨询
邮箱:liurui@vstonefin.com

汇石融通 
中国观赏石金融服务平台
【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汇聚藏石,融通天下
长按,识别,加关注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汇石融通):【谈古说今】苏州园林辨故实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